汕头海门慈善会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7598|回复: 1

一个研究生的痛苦心理

[复制链接]

1

主题

1

帖子

13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3
发表于 2013-10-17 17:24: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人22岁,男生,今年刚考上西部某著名工科院校的研究生(直博),现在开学刚一个多月,也许在别人眼里这是一个光鲜的头衔,但我却从未真正快乐过,以前的“心魔”接着困扰着我,心理的痛没有人知道,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出来。
  我来自西北一个经济并不发达的小县城。家里很穷,有一个大我十岁的姐姐。故而父母都已经60岁左右了,母亲没有文化,父亲也只是上过小学,他们都是老实的农民,大半辈子都是靠土地吃饭。父亲90年代呆过一个小公司,但是由于身体不好的缘故早就退休,现在

  每月大概领1300左右的养老金,母亲从我小学二年级的时候就开始在我们家附近的一所中学门口摆摊卖烧饼,到现在干了大概有15年了。但这只能满足日常的温饱,还有用在供我读书上,所以没有什么积蓄。虽然家庭穷困,但是父母一直对我在读书问题上都十分支持,

  也对我给予了很大的希望,小的时候他们不舍得让我受苦,有好吃的都先给我,也不让我干重活,想起这些我忍不住要落泪,那些记忆我终生不敢忘记。好在我很争气,也聪明,从小学到初中,成绩一直都是在班里前几名,也常考第一名。老师经常表扬我,这个当时是

  我自豪的一点,想想那个时候,过的多开心呀,虽然物质上没有什么,但至少可以轻松应对学业,可以放开身心地玩。后来才知道,由于个性比较洒脱,不是只会闷头读书的那种,班里有好几个女生喜欢过我,呵呵,那个时候真是不懂事吧,对感情方面真是没有什么感

  觉。上了高中之后,我很明白自己的环境,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因而我依旧是把主要任务放在学习上,高一,高二,时间就那样一天天过着,学习任务虽然繁重,身体也累,但我可以苦中作乐,感觉学出了兴趣,并不觉得累,而且很会从学习中找到成就感,比如解决

  一道数学难题,就会很高兴。班级是重点班,所以学习氛围也好,跟同学相处也融洽。我的成绩依旧很稳定,高一高二,还是重点班里的前几名,拿第一名次数也有好几次。整体上感觉自己的状态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 累并快乐着吧。当然其中因为学习遇到阻力也有心情

  低落的时候,但基本上都是隔天就好。08年五月份汶川地震,学校放假,那段时间应该算是高中两年来放的最长时间的一次假,玩的也是最high的。那个时候高二,高考的压力还尚未来临。时间到了08年12月份,还有半年就到高考。我的状态发生了改变,现在我也记不

  清当时最初最初的导火索是什么,应该是在解决某一道问题的时候,突然对某一个以前很熟悉,觉得掌握的很好的知识点产生了怀疑,突然地感觉,咦,这道题为什么是这样啊,用这种方法去理解这道题怎么觉得好别扭啊,不是那么自然,没有以前那么自然。感觉逻辑

  跟不上了,思路也不顺,以前想这样的问题感觉自己思路很敏捷,逻辑很强,一下就想通了,再加上高考复习备考做了大量的练习,手感也很顺。但好像就是那次逻辑上的“不自然”之后,问题逐渐就来了,变得不那么自信,变得有些小心甚微,慢慢不再像以前那么相

  信自己,感觉自己状态不如以前。这种情况初期我也没有太在意,认为挺正常的,可能是在这方面知识上一时的思维受阻,或者对于这个知识确实是没有掌握好理解透彻,所以没太当回事儿,但是就感觉从那次之后,就隐隐约约不自觉的给了自己一个信号,怎么跟你们

  说这种感觉呢?就是说每做一道题的时候,都会下意识地去验证一下是不是在做它的过程中逻辑非常清楚,思路上非常明确,就像以前一样,因为高考备考会做大量的题来提高自己,但对我来说重要的是保持手感,因为相比于其他同学,题我做了很多,基础打的比较牢

  ,所以我对自己的要求也高。但不幸的是,这种在逻辑思考中感到“不自然”的情况并没有局限在之前那个问题上,后来我感觉在越来越多的问题上,我都开始怀疑和感觉到“不自然”了,即使是很简单很简单的一个小问题,我都感觉思考起来不是那么“顺”,不是那

  么“自然”,很可怕的感觉啊,当时很绝望,很绝望,高考在即,所有的同学都在奋力冲刺,只有我如泄气的皮球一样,根本没有任何动力。那个时候,感觉自己思维出问题了,脑袋不行了,笨了,感觉自己的整个基础开始动摇了,没有思考能力和学习能力了,对待任

  何问题,都不敢再相信自己的思维,即使是那么容易,那么熟悉的问题,都怀疑了。我开始旷课,回宿舍蒙头睡觉,不断反思,希望我能想清楚之前发生的一切一切,想清楚为什么会这样,找出原因,彻底解决,让自己的心境先平复下来。可是都是徒劳。时间实在太紧

  张,我只能坚持在学校听课,坚持呆在教室里跟同学们一起做一套一套的模拟题。但是这个过程非常痛苦。尽管这样饱受心理的折磨,我还是能靠我以前的基础,解决大部分问题,但是每做一道题都感觉思考的很别捏,很难受,没有一种顺畅的感觉。仿佛大脑中有两种

  思维,一种是折磨着我的心魔,处处让我觉得不自然,什么都怀疑;另一种思维来自于我以前打下的良好的基础,它告诉我以前我是怎么思考,怎么逻辑分析怎么理解这些问题的,并试图把我拉回到正常的轨道上来。我感觉精神就要崩溃了,在教室坐不下去,找了很多

  同学倾诉,但也只能是倾诉。后来,在二月份,在最为紧张的时间,跟好朋友旷课坐车去咨询了心理医生,但是只是说是我压力太大,让我怎么去放松之类的一些话,感觉没有用。我的压力的确很大,我需要努力改变家庭环境,我无法不去想母亲每天凌晨四点起床生火

  做饼出摊十几年如一日节衣缩食供我读高中读大学,无法忘却他们希冀的目光,虽然他们从来没有在学习上给过我一点压力或者硬性要求,但我明白,那些都在心里,是因为我一直以来让他们很放心,我不能辜负他们。情况不断恶化,时间也越来越少,如果没有出现这

  种情况我一定是在拼命地争分夺秒,我坐不下去,平静不下来,班主任对我说,你回家休息一段时间再来吧,想玩就去玩。要知道在那么紧张的时期,这句话意味着,老师对我是有多么信任。我不想浪费时间,但最后还是回到了那个困苦的家。二月份很冷,晚上我跟母

  亲围坐在火炉边上,我跟她说了这些情况,这么些年第一次在她怀里痛哭流涕……我对她说如果我考不上怎么办?我还有什么出路?我对不起你们……父母帮不上什么,他们能做的只能是安慰,宽心,但我知道他们内心也在滴血。母亲说,如果能让你变好,哪怕从胳膊

  上剜掉一块肉她也愿意……无助,绝望,回家没有让我放松下来,更让我感到责任之重,感到无比煎熬。不知道为什么父母竟商量着给我买了块手机,600多块,那是第一次用手机,还是有些兴奋。过了不久我就不住宿舍了,在学校附近租了一间小屋,白天上课,下午母

  亲每天骑自行车几公里来给我送饭,晚上陪我睡觉。第二天早上再回去摆摊。她那么辛苦,这无疑对她又是雪上加霜……但那时绝望的我实在是需要亲人的安慰吧。。从三月分开始我开始慢慢平复下来了,感觉有些恢复了,不再想那么多了,我不断努力让自己就像什么

  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回到以前正常时期。恢复的有大概有七八成吧感觉,直到六月份,没有再发生大的情绪波动。但感觉长时间心理折磨自己元气大伤,浪费了很多时间,最后考的不是很理想,只是一所普通的985。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sdaq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13-10-27 17:33:47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汕头海门慈善会

GMT+8, 2020-8-12 09:16 , Processed in 0.110276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